刘海粟为孙传芳禁止人体模特事声辩

    刘海粟为孙传芳禁止人体模特事声辩

    对画家画裸体模特儿大为恼火的孙传芳

        1926年6月初,新任上海督办的孙传芳,就上海美专使用裸体模特儿一事致信美专校长刘海粟说:中国素重礼教,一直视“课程袒裼为鄙野”,为此,不得不下此禁令,希望你有自知之明,立即撤去模特儿制,这样,对贵校名誉有增无减。

        6月中旬,刘侮粟复信孙传芳说:“现行新学制,为民国十一年大总统率同总理王宠惠、教长汤尔和颁布之者,在课程标准中,艺术专门列生人模型,为绘画实习之必需,经海内鸿儒共同商榷,粟厕末席,亲见斟酌之苦心也。”

        “敝校设绘画科,务本务实,励行新制,不徒模仿而已耳。自置人体模特儿以来,亦既多年,黉字森严,学风肃穆,与衣冠礼教,从无抵触之处。比读钧座与方外论佛法之书,救世深情,欲迟弥切。夫佛法传自印度,印度所塑所画之佛像,类皆赤裸身体,而法相庄严,转见至道,自传中土,吾国龙门大同云冈之间,佛像万千,善男信女,低回膜拜者历千年,此袒裸之雕像,无损于佛法,矧今之人体模特儿,但用于画理基本练习,不事公开,当亦无损于圣道,此二者等是外来,并行不背,并育不害,盖可必也。先生以为不适国情,必欲废止,粟可拜命。然吾国美术学校,除敝校外,沪宁一带,不乏多数,苏省之外,北京亦有艺专,其他各省,恐无省无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学制变更之事,非局一隅而已也,学术兴废之事,非由一人而定也。粟一人受命则可,而吾公一人废止学术,变更学制,窃期期以为不可也。关于废止此项画理练习之人体模特儿,愿吾公垂念学术兴废之巨大,邀集当世学界宏达之士,从详审议,体察利害。如其以为非然者,则粟诚无状,累牍劣辩,干渎尊严,不待明令下颁,当先自请处分,刀锯鼎度,所不敢辞!率尔布陈,伏维明察。”

历史上的今天:

回顾历史的长河,历史是生活的一面镜子;历史上的每一天,都是喜忧参半,历史是不能忘记的。查看历史上的今天发生了什么,增长知识,开拓眼界,提高人文素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