鹧鸪天

    鹧鸪天

    诗人 范成大朝代 宋代体裁

    鹧鸪天

    休舞银貂小契丹。
    满堂宾客尽关山。
    从今袅袅盈盈处,谁复端端正正看。
    模泪易,写愁难。
    潇湘江上竹枝斑。
    碧云日暮无书寄,寥落烟中一雁寒。

    鹧鸪天 作品赏析

    此词为别筵而作,当作于淳熙二年正月离桂林赴成都就任之时。两年前,作者以广西经略安抚使来此兼任知府,与僚属、幕士关系甚洽,离别时,他们一再为之饯行 ,一直送到湖南地界。《鹧鸪天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写的。

    筵席前歌舞正欢,又奏起了“番乐”,跳起了“番舞”。“小契丹”是少数民族的歌舞。作者另有《次韵宗伟阅番乐 》诗是这样描写的 :“绣靴画鼓留花住,剩舞春风小契丹 。”跳这种舞大概是着胡装的 ,“银貂”,白色的貂裘 ,与“绣靴”皆为异族装束。应当说,这样歌舞是很能助兴的,但是,对于别意缠绵的人又往往会起相反的作用。所以此词起句即是 :“休舞银貂小契丹 ”。如此起笔,我们可以想见:宴会上的歌舞已进行较长一段时间了,作者一直在克制自己,此时实在忍受不住了 ,央求“休舞”。不仅自己,大家都忍受不了 :“ 满堂宾客尽关山 ”。“ 宾客”,指送别的僚属、幕士 。“ 尽关山”,即为“尽是他乡之客”的意思(《滕王阁序》 :“ 关山难越,谁悲失路之人;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” )。据孔凡礼《范成大年谱》考证,这些幕士 、官佐大都不是本地人,不少又是江浙一带的。他们之间的离愁别绪更加深了。

    这个别筵真是太叫人惆怅了啊 。“从今嫋嫋盈盈处,谁复端端正正 。”“嫋嫋盈盈”,形容舞姿、舞容的摇曳美好。这两句意思是:从今以后,谁还能认真欣赏这美妙的舞姿呢。这进一步写出了他们的惆怅,也写出了他们之间深厚的情感,朋友分别,也大有柳七郎那种“应是良辰好景虚设”的感喟 。细体会这两句,还可以体会出作者对歌女也是怀着深深惜别之 意的:目前的轻歌曼舞,以后谁还能看到呢。这样的情意在下阕表现得更明显。

    “模泪易 ,写愁难 ,潇湘江上竹枝斑。”“模”、“ 写”互文义同。这里意思是:表现流泪是容易的,把愁充分地表现出来就很难了 ;潇湘江上的斑竹枝,人们容易看到上面斑斑泪痕,这泪痕所表示的内心无比痛苦,就不是那么容易理解的了。刘禹锡的《潇湘神》写道:“斑竹枝,斑竹枝,泪痕点点寄相思。”这里用湘妃泪洒斑竹典故,表现了离别时难以言状的痛苦。用这个典故,也切合将来的行程,暗示舟行潇湘时也会有这样的相思之苦 。“碧云日暮无书寄,寥落烟中一雁寒。”这是写别后的相思。“碧云日暮”化用江淹《拟休上人怨别》:“日暮碧云合,佳人殊未来。”这两句是说,日后我在寂寞的旅途中想念你们而得不到你们的书信时,大概只能空对那横空的孤雁了。最后一句亦兴亦比,很有意境;途中景况的苍茫、清寒,正映见心境的迷惘、冷寂 ;“一雁”既表示来书的渺茫,又比喻自己的形影相单。真是“横泪易,写愁难”,作者下片写愁并不直写愁的具体情况如何如何,而是通过典故、景象去暗示、去渲染,启发读者的想象力,这个“愁”就变得更具体可感了。这不是避难从易,而是因难见巧。

    离别的愁绪,从歌舞场面的感触和旅途景况的拟想中可见出很耐人寻味。与“宾客”分别的怅惘中又揉和了对歌女的柔情,文字精美,音节谐婉,体现了这首词的婉约风格。这些,是阅读此词的应该注意的地方。

      别人正在查

    《鹧鸪天》范成大 《偶作五绝句》袁枚 《辞世》释原妙 《北苑十咏·试茶》蔡襄 《句》王诜 《梁源异松图行为台州赵别驾作》林宪 《禁林讌会之什》吕文仲 《楚塞楼》刘长源 《嘲丁大全》林桂龙 《天柱峰》李左史